轉載自


米果‧私生活意見



 


我們何需感覺憂傷

自從爆發組頭勾結職棒球員的消息之後,我發現一個相當奇特的現象。



傳簡訊或透過MSN,問我,「你還好嗎?」「還會繼續看球嗎?」「有沒有被欺騙的感覺?」「對台灣職棒失望嗎?」甚至相遇時,會拍拍我的肩膀,叫我想開一點,或者提議去散散心,關掉電視,不要看轉播,不要再相信「打假球」的騙子,因為台灣很爛,洋將很可惡,沒救了。



這些人,超過80%,都是不看棒球的。他們搞不懂誠泰拿到上半季冠軍有什麼好興奮的,他們真的以為鯨隊那個長得黑黑的捲毛投手叫做「飛龍」。


反倒是長期看球的朋友們,反應出奇冷靜,出奇理智,即便有那麼一丁點錯愕,也能隨即釋懷,我們繼續談王建民、談陳金鋒、談兄弟象有沒有辦法越打越好,談誠泰隊有幾連勝的能耐,談鬼才徐生明總教練怎樣讓中信鯨終止連敗。看到La New老闆說,即便剩下九個球員,他也要支持下去;看到洪一中總教練為了應付平日跑社會線的記者突然跑來插花,一臉無奈卻又要堅強安撫球員的神情,我們知道,身為球迷的我們,一定要表現得更勇敢。



被聯合報以頭條質疑操守問題的中信鯨總教練徐生明不也說過,「別人不相信我沒關係,但是我相信我自己!」他要自己的小孩出門之後仍舊要抬頭挺胸,因為他們的爸爸沒有打假球。



沒錯,別人不相信我們沒關係,但是我們一定要相信我們自己。



昨晚出門之前,我看到TVBS新聞打出一個聳動的標題,「誠泰總教練郭泰源對媒體震怒!」



我很耐心等過幾分鐘的廣告,心裡納悶,郭總頂多瞪人,要把他惹毛,也許要一些功力,我還真想看看媒體記者有什麼本事。



畫面來了,幾個拿著麥克風的記者圍住剛下車的郭總,大家七嘴八舌,「郭總,要不要講講話?」「郭總,會不會講話啊?」



郭總笑笑回答,「我又不是啞巴,怎麼不會講話?」然後,郭總雙手插在口袋裡,快步走進球場。



所以,聳動的新聞標題說,郭總對媒體震怒。



我將頻道調整到正在進行「職棒搶先報」的緯來72,謝佳賢跟林恩宇、林英傑都表達了他們的憂心,主播黃英哲說,賽前他到休息室跟林英傑談到這些事情,發現林英傑眼眶紅紅的,確實很難過。



我想起幾個禮拜以前的比賽,兄弟象馮勝賢因為陷入低潮,林易增總教練說,不排除將他從先發名單中移除,結果主播蔡明理在賽後連線訪談中,跟馮勝賢提到這件事情,而球評鍾重彩以溫暖的鼓勵代替生冷的技術分析幫馮勝賢打氣,鏡頭前,馮勝賢轉頭低泣,就在那個讓人心疼的賽事之後,馮勝賢拿到下一場的MVP,同樣的蔡明理搭配鍾重彩的轉播組合,同樣的賽後MVP專訪,我卻看到緯來電視與職棒球員之間,超脫商業轉播的格局,展現極細膩、極深邃的義氣相挺



昨天,蛇熊的轉播恰好也是鍾重彩教練擔任球評,當所有的電視媒體都鎖定賽前被約談的兩位球員時,鍾教練卻告訴觀眾,球場跟人生一樣,有黑白正邪的對抗,但是我們必須用愛與勇氣來支持正義,支持清白打球的球員,來對抗黑暗與邪惡,那麼台灣的棒球才有希望。



出門之後,我心裡一直反覆出現鍾教練的叮嚀,看著民權大橋熙來攘往的車燈,這一個晚上,我即將錯過蛇熊賽事轉播,好像在這個沮喪的渡口,沒有善盡球迷的責任,沒有幫即將上場的球員吶喊加油,是多麼不應該。



車子經過中天電視台,不遠處,還有東森集團與自由時報、蘋果日報、壹週刊、三立電視台,漂亮的大樓燈火通明,他們跟其他台灣媒體一樣,撿到了閱聽率的大肥羊,摩拳擦掌,恨不得跟黑道組頭聯手,明天就把所有選手、所有球團、所有總教練,都押上街頭斬首示眾。



我坐在公車上,看著遠處的美麗華摩天輪,想起徐生明總教練和鍾重彩教練的話,突然覺得,我們為什麼要沮喪?為什麼要洩氣?我們明明沒有做錯事情,在球場上為心愛的球隊加油有什麼錯?為賣命的選手鼓掌有什麼可恥?可恥的是那些在球場上叫囂的人,在場外威脅球員的人,敢簽賭卻不敢正面對決的人,用金錢美色誘惑選手的人,是不求證而亂放假消息亂點名的人,為什麼要拿加害人的過錯來懲罰受害人,賺飽錢的組頭與威脅球員的黑道跑掉了,釋放了,承擔憂傷與不安的反倒是認真打球的球員與熱情相挺的球迷,這些被蒙在鼓裡的人,變成被嘲笑的對象,媒體說,球隊打放水球,不知情的球迷還為勝敗流淚或狂喜,簡直是傻瓜;他們還竭盡所能嘲笑收視率與票房慘跌,輾轉嘲諷以天價標下轉播權的緯來這回根本是踢到鐵板。



錯亂倒置,正邪頃刻變色,我忽然想起媒體處理針孔偷拍或移花接木裸照的手法。



記者根據揣測,頻頻打擾被偷拍的對象,或淒厲逼問她們,「被偷拍的感覺如何?」「會不會覺得很丟臉?」



丟臉的,該被撻伐的,不該是那些安裝針孔偷拍或隨意轉貼的人嗎?



跟這次處理職棒簽賭的手法,或是前陣子處理「腳尾飯」而搞垮肉羹店生意的手段,如出一轍。



所以,我們沒有沮喪或悲觀的藉口,因為,我們沒有做錯事,就該抬頭挺胸出門,就該持續給認真打球的選手打氣,給堅守崗位不離不棄的緯來轉播團隊支持,在職棒光鮮的頂點跑來分一杯羹的人,已經在低潮期陸續抽腿,加入訕笑攻擊的行列,共享樂根本不算朋友,可以共患難的,才算可貴



日劇「白色巨塔」美麗的CLUB「媽媽桑」曾經如此形容里見脩二醫師,「就算無法出人頭地,也要做出正確的事。」



沒錯,只要我們做正確的事情,就不應該被擊倒,不管是球場上認真打球的球員、努力督軍的教練,以及長期奉獻的球團老闆,不離不棄的緯來轉播團對與支持各球隊的死忠球迷,絕對不要拿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我們何需感覺憂傷沮喪,就像緯來主播蔡明理說的,「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球賽還未結束,先放棄的人就會失敗」,別人越看衰我們,我們越要把球場塞滿,把收視率撐起來,我們一定要抬頭挺胸走出去。



王建民不也說,「只要我相信,我就可以!」



只要我們相信我們自己,就可以度過職棒最寒冷的夏天,加油!







◆追伸

一、好友阿潑寫過三篇感人的棒球文章,「我是中華隊」「認同的場域——我們的中華隊」「小小島嶼的大大熱情」,每當我感覺無力時,都會把這三篇文章重新讀一遍,每此都很感動,彷彿重新加滿續航力,吞下三顆大力丸。



二、球團或聯盟應該針對球場或球隊外宿旅館加強保護,像黑道闖入三商虎住宿的旅館,將槍枝塞進球員嘴裡威脅的事件,不應該再發生;像徐生明總教練在外地督軍還要孤單搭計程車的安危問題也應該正視。



三、媒體記者在遞出麥克風之前,可不可以稍稍回想一下當初投入這個行業的初衷與理想?媒體老闆拿收視率來壓迫報導走向的同時,有沒有足夠的自信讓自己的小孩即使出門也能夠抬頭挺胸?




    全站熱搜

    八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