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驚醒


甚至於他已經不知道哪次是夢哪次是現實


 


 


他摸黑抓了床邊的手機


三點


差不多 每次都在他熟睡後沒多久夢到的


伸手摸到手機旁的鋁罐


裡面裝的是酒


 


 


忘了哪時開始戒酒的


是她要他戒的吧


可是卻清清楚楚知道為何又破戒的


但他卻不願意再想起那些事情


 


 


他的手一直在抖


那天投了一整晚的球留下的傷還沒好


最後也是他的隊友把哭倒在投手丘的他扛回宿舍的


球迷 媒體 只知道他受傷了


卻不知道他為何而傷


甚至於不知道


他傷的是 他的心


 


 


又開了一罐他不愛的啤酒


只是想喝酒吧


 


 


如果什麼事都不能改變


那至少 別讓我在夢裡夢到


他是這樣告訴老天爺的





創作者介紹

沒完沒了的華爾滋

八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