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教養院——我們的責任

 


他是蒲敏道神父,1902年出生於瑞士,25歲入耶穌會,

29歲抵達中國傳教,60歲來到台灣,70歲開始學台語,

90歲在嘉義東石創辦天主教聖心教養院,

專門收容「重度與極重度」身心障礙者,

這些孩子是神父發願要照顧的「天主最弱小的弟兄姊妹」,

在他眼中,他們是天使,他們只有「小小的病痛」,

不可以被放棄,應該被疼愛。

2002年7月23日,蒲敏道神父在台北耕莘醫院安息主懷,享年101歲,

他在台灣奉獻了49個年頭,

他說,「I am very happy to live and die in this wonderful Taiwan……」

這群聖心收容的天使,成為蒲敏道神父永遠的掛念……


最初知道聖心教養院,來自「Ogisan吳念真」2004年一段網路留言:



聖心教養院是位在嘉義東石的一個天主教機構。收容的是極重度身心障礙者。也就是....大概沒有人肯收容也沒有能力照顧的一些人。是瑞士籍的蒲敏道神父創立的。蒲神父兩年前過世了。蒲神父這個人一輩子活得精彩。二十幾歲到大陸傳教,共產黨時代,他負責把所有外籍神職人員疏開出來,被共產黨關過。來台灣之後,參與輔仁大學建校還有耕莘文教院的設立。八十幾歲退休後,建立聖心。



你可以上google查聖心教養院。他們真的需要幫忙,尤其是你看到他們收容和照顧的是什麼樣的病患的時候。



其實,台灣貧窮的時代,許多外籍神職人員所創辦的醫療院所真的為台灣做了很多很多事。以前,他們可以回自己的國家募款,但現在,很難募到,因為全世界都知道台灣有錢。



有錢的地方....很多人,特別是需要被照顧,但,連感恩兩個字都不會說、連表情都不會做的人,通常還是被忽視。而照顧這些人的單位....更慘,不但位置偏遠,而且不會做宣傳(當然,因為沒錢,所以更不可能有電視台可以自己宣傳),所以,只能靠大家幫忙
。」



看完留言,從google搜尋到聖心教養院/的網站之後,我想起小時候的鄰居阿嬸,以及阿嬸的大兒子建志。



建志跟我弟弟一前一後出世的時候,大家都說,建志長得眉清目秀,將來一定是「拿筆的」;而我弟弟膚色黝黑,將來肯定是「拿關刀」的。幾年過去,建志因一場高燒重創腦部,從此成為身心障礙者,他無法自己吃飯,無法控制大小便,沒辦法跟我們一樣背書包去上學。他通常在屋裡繞圈子拍手,偶而站立窗前望著天空,說不出完整的句子,高興的時候,只會傻笑,傷心的時候,也會掉淚。



阿嬸花了很多時間照顧建志,每次出門買菜,都是匆匆忙忙,回家進門,經常發現建志在屋內四處便溺,阿嬸總是低頭擦拭,還把建志清洗得乾乾淨淨,仍是眉清目秀的模樣。但阿嬸偶爾也心情不好,會打建志耳光,建志就躲在角落,很害怕的樣子。



當時我年紀小,以為阿嬸不愛建志,心底隱約有點難過。



許多年過去,阿嬸一家搬走了,母親與阿嬸在菜場碰面,仍舊問起建志,他還是在屋裡繞圈子拍手,可是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有一陣子,只能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



阿嬸照顧建志將近三十年,建志因病往生之後,有一回,阿嬸騎摩托車來我家,提起建志,眼眶紅了,開始掉淚。她說,雖然捨不得這個孩子,但是她知道建志很孝順,怕她擔憂,所以決定比她早死。



在那之後,我終於知道小時候存在心底的難過,對阿嬸來說,根本不公平,照顧一個身心障礙的孩子,要付出許多我料想不到的耐心與疼惜。



每個小孩來到人世間,都承載了父母的期待,只是有人健康,有人虛弱,如果這兩者之間的比例是老天故意安排來試煉世人的功課,那麼,他們承受了我們應該Share到的苦痛,而我們只是分到比較多的幸運,就算他們不在我們自己的家裡,不是我們的親人,我們其實都應該盡一份照顧的力量。



以前,台灣的經濟狀況不好,許多社會福利或貧病照料的工作,都是由異鄉來到此地傳教的外國神職人員一肩扛下,就像蒲敏道神父一樣,他靠一台打字機,一字一字敲擊,寫下一封一封向國外募款的信函,一住就是好幾十年。



目前聖心教養院共收容一百多個院生,來自台灣18個縣市,最年幼的5歲,最年長的,已經超過50歲了。



為了收容多一倍的院生,為了提供身障者一處終身教養與訓練的庇護場所,也為了讓日漸年老的院生雙親得以安心,規劃中的「敏道家園」雖然在政府與台糖協助之下購得土地,可是截至去年十二月底為止,還需要對外籌募1億1千萬的建築經費。



如同Ogisan說的,聖心教養院不但位置偏遠,而且不太會宣傳,所以,要靠大家幫忙了。



過去一、兩年,大魯透過網路,把聖心教養院的訊息和影像傳遞給很多原本不相識的人,這個位置偏遠又不太會宣傳的慈善機構,終於讓許多人看見這個島嶼被忽視遺忘的美麗與善念



如果,聖心教養院的照護大樓可以早日完工,可以多一倍身心障礙者獲得人性呵護與教養,甚至讓更多孩子得到早期療育的啟蒙協助,不僅僅是多一倍的孩子得到照料,也能讓多一倍的家庭展現歡顏。



既然,網路是無遠弗屆的寬廣,就不該只侷限在詐騙援交、攻訐謾罵與垃圾郵件的死胡同裡,1億1千萬的缺口,是不是可以靠網路力量把它填補起來呢?



如果一個人捐5百塊錢,我們要找到22萬個捐助者;

如果一個人捐1千塊錢,我們要找到11萬個捐助者;

如果一個人捐5千塊錢,我們要找到2萬2千個捐助者;

如果一個人捐1萬塊錢,我們要找到1萬1千個捐助者……



你也許可以省下一頓吃大餐的預算,

因為1千塊錢的牛排跟20塊錢的滷肉飯,最後「拉」出來的東西都一樣;

你也可以忍下購買名牌包包的慾念,

因為shopping敗家只給短暫的滿足,不給恆久的踏實;

你當然也可以賣力說服你的老闆,省下鋪張華麗的尾牙春酒排場,

因為施比受更有福;

而如果你就是老闆,那就太好了,來吧,還猶豫什麼呢?



不能再等待了,募款的速度一定要加快,我們再也不要看到對人生失望的父母提早一步放棄努力,帶著身心障礙小孩燒炭自殺的新聞,;我們再也不要麻木不仁,以為自己過得很慘,其實幸福得很……



在此,我想借用一段Ogisan替聖心拍攝的募款影片所傳達的訊息:



我看見一群孩子,需要終生照顧的孩子

他們跟台灣七萬多名身心多重障礙的朋友,都在等待一個可以獲得庇護的所在

這也是聖心教養院創辦人蒲敏道神父永遠的掛念

神父的遺願,七萬人的希望,我們的責任

請支持聖心教養院……




來吧,我們一起來挑戰「最可能」的任務吧!





聖心教養院官方網站


捐款劃撥帳號:30145981 財團法人聖心教養院

聖心教養院地址:嘉義縣東石鄉港墘村60之40號






聖心小丸子
猜到了嗎?這位天使在幹嘛?

她正在表演小丸子的三條線,她是聖心小丸子。


攝影‧張大魯

























大魯說:

聖心人不需要用悲情讓世人同情,

因為這些天使過得比我們更幸福。

他們,只是在裝傻!




他們只是在裝傻 之一

他們只是在裝傻 之二




創作者介紹

沒完沒了的華爾滋

八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